当前位置:主页>毒友心声>一个吸毒者的自白——“我被毒魔纠缠的9年”
一个吸毒者的自白——“我被毒魔纠缠的9年”
来源:作者:本站
时间:2006-07-20 03:44:06 作者: 来源:互联网 浏览次数:672 文字大小:大 中 小

http://www.yndaily.com  2007年10月08日 09:23 云南日报网

我叫安靖(化名),是云南省戒毒劳教所的一名戒毒人员,1997年的一天我开始吸食毒品,先后因复吸毒品和非法持有毒品,被公安机关批送劳动教养4次,判刑一次。下面是我的故事,我要告诉那些对毒品抱有幻想的人,人生的道路上,我们可以有很多选择。但是,如果你选择的是毒品,那你将永远跌进人生的低谷,永远像寄生虫一样苟活,直到死亡。

1997年 懵懂少年误入歧途

1979年,我出生在一个殷实的工人家庭。父亲是司机,母亲是会计。由于是家中的独生子,父母更是盼子成龙,他们的爱也让我的世界充满了阳光和笑容。变故来的如此突然,1997年,父亲病逝,我又高考落榜。双重打击让我一时找不到生活的方向。当父亲离去后,母亲因单位的转轨而更加繁忙,对我的管教也渐渐放松。我整日无所事事,和一群伙伴游荡街头。

当时,几个伙伴正在吸毒。由于法律意识淡薄,我认为贩毒才是违法犯罪,因此对于几个伙伴的做法,并没有制止。反而觉得吸毒挺时髦。

有一天,他们几个在我家玩的时候,拿出一包白色的粉末——海洛因。我好奇地想看看他们怎样“吃”。当看到他们吞云吐雾、忘乎一切、痴痴迷迷的模样后,我有些心动了。其中的一个伙伴说:“尝一点吧,它能让你忘掉一切烦恼。”我鬼使神差地接过了锡纸,吸了两口……

1997年 18岁少年首进高墙

那次之后,当我再碰到那几个伙伴时,心中就会泛起那夜吸毒后的微妙感觉,甩也甩不开。最终我主动找到他们,噩梦一样的生活开始了。

为了追求吸毒过后的短暂快感,我隔三岔五就去找毒友们吸食毒品。渐渐地,我再也无法割舍那种奇怪的感觉,毒瘾也越来越大,从最初三五天吸一次,发展到每天都吸。

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半年后。一次我在购买毒品时被警方抓获,被送往曲靖市强制戒毒所。刚开始戒毒,冷汗、鼻涕、眼泪流个不停,浑身没有一点力气,稍微蹲久一点后站起来就会昏厥。我一周粒米未进,近半个月没有睡眠,躺着的时候全身骨节酸疼,简直是生不如死。这些痛苦也让我想到过自杀,可我却连撞墙的力气都没有。

戒毒所就像一个大染缸,我吸毒的圈子在扩大。戒毒康复了,我马上开始复吸。在家仅待了10天,就又被抓回了戒毒所。接着,我被送到云南省第一劳教所,劳教两年,那年我18岁。

1999年 不思过错再次入狱

虽然到了劳教所,但我仍然认为是自己运气不好,不然不会来到这里吃苦受罪的。从根本上,我并没意识到毒品的危害。我在劳教所里得过且过,从没反省自己的过错,也没认真为今后的出路做过打算,就这样稀里糊涂地于1999年年底解教回家了。回去的时候,我便整日泡在游戏厅、溜冰场,游手好闲。无聊的生活让我再一次走上歧途,拨通了旧日毒友的电话,那个刚刚赶走的恶魔再一次出现……
上一页12 3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