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>焦点新闻>吸毒十年,自缚床板咬牙戒毒
吸毒十年,自缚床板咬牙戒毒
来源:作者:本站
70岁老母,实在无法忍受吸毒儿子无休止地索要钱财,决定离家出走。临走前,她将儿子托付给长期关照她家的社区民警。母亲这一举动,终于唤醒了儿子的良知。他将自己绑在床板上,嚎叫了5天,暂时告别了毒魔。目前,他已将近两年未复吸。

朱成举和母亲胡庆蓉住在雨花台区普德村。朱成举以前在广州做生意,父母与哥哥在南京。1994年,年收入20多万元的朱成举,在朋友劝说下,开始吸食海洛因。朱家的噩梦从此开始,百万家产几年间被朱成举吸了个精光,他还因吸毒两次被劳动教养。2004年5月,朱成举的父亲病逝,临终前,老人只丢下一句话:“一定要把成举的毒瘾戒掉。”

“他那时没有人性,麻木了。”提起往事,胡庆蓉老泪纵横。父亲病逝当天,耐不住毒瘾的朱成举把安葬父亲的400元钱偷走去买毒品。毒瘾犯的时候,母亲一进门,他就冲上去掏钱。摸不到钱,他就偷卖哥哥的手机。为此,兄弟俩打成一团,母亲蹲在墙脚号啕大哭。胡庆蓉靠每月数百元的退休工资,供养吸毒的儿子。为了防止儿子偷家里的钱,胡庆蓉在里屋装了扇防盗门,家里的米面油就放在里面。“你不知道,他毒瘾上来,什么都卖,成袋的米都扛出去卖。”然而,即使这样,仍然无法阻止朱成举偷家里的钱。2005年9月,朱成举把家里的墙掏了个大洞,钻进里屋,将里面仅有的1000元钱偷走。胡庆蓉彻底绝望了,她找到共青团路派出所普德村社区民警李智毅说,“我要走了。请你替我帮忙看住他吧。”

李智毅是胡庆蓉最信任的人。为了帮朱成举戒毒,李智毅给朱家买米买面,逢年过节还送礼物,但对朱成举没有任何触动。

这次,听说朱母要离家出走,李智毅就把瘦成皮包骨的朱成举叫到派出所。得知母亲离家,朱成举呆住了。“当时我急了,我觉得我不能再害妈妈了。”昨天,回忆起当时的情形,朱成举说。

朱成举决定,自行戒毒。他让母亲把他锁在家里,整整两天,附近邻居都能听到朱家传出撕心裂肺的叫喊。第三天早上,实在无法忍受毒瘾的朱成举,请民警把自己绑在了床上。

又过了两天,朱成举终于熬过了戒毒最艰难的阶段,胡庆蓉在丈夫的遗像前痛哭失声。

如今,朱成举已有近两年没有复吸。然而,戒毒难,难就难在心瘾难除。为了不让朱成举复吸,胡庆蓉费尽了心思。白天,她出门购买生活用品,就把朱成举锁在家;晚上,她就和着儿子闲聊,帮他打发时间。

市公安局戒毒所徐荣海医生说,像朱成举自缚床板这样的民间戒毒方法戒毒,是“硬抗”式,类似的还有开荒戒毒、气功戒毒等,个人毅力很重要,但是亲情关怀和外界影响不可忽视。
上一页12 下一页